您當前的位置:延吉新聞網 > 新聞中心 > 娛樂新聞 > 正文

莫言、馮鞏、劉德華,頂流“大V”正向短視頻集體遷徙

2021-01-29  標簽: 來源:中國新聞網
  莫言、馮鞏、劉德華,頂流“大V”正向短視頻集體遷徙

  劉德華三條短視頻一天內收獲超2700萬粉絲,國內知名短視頻平臺對頂流“大V”的激烈爭奪已經肉眼可見?;乜炊兑粼?021年1月引發的輿論熱潮,包括此番劉德華入駐在內,相關話題已經多次登上熱搜。

 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,新華網客戶端官方百家號1月28日上午發文《劉德華首個社交賬戶為何選擇抖音?抖音“明星生態圈”再添巨星堡壘》關注了劉德華入駐抖音的消息。

  文章寫道:作為樂壇常青樹,出道40年的劉德華在人品和作品上都有口皆碑,唯一讓粉絲“不滿”的一點,是華仔沒有任何社交賬戶。1月27日,劉德華宣布落戶抖音,首條視頻還原《無間道》天臺名場面,入駐12小時粉絲量破千萬,不僅讓粉絲歡呼雀躍,娛樂圈也夾道歡迎……這是劉德華出道40年來首次開通個人中文社交賬戶,是什么讓天王破例?

  對于劉德華入駐抖音的理由,上述文章分析:視頻的方式打破了文字的壁壘,直觀的畫面讓明星和粉絲的溝通更加沉浸,這或許是劉德華愿意為抖音“破例”的重要原因。單純的“營業式”宣發已經無法滿足粉絲互動的需求,在不斷地探索后,不少明星更愿意在視頻作品的內容上進行深耕,每一條動態都是真實的生活化的自己,真正打破了私域流量的局限性。

  在“抖音娛樂生態圈”這一概念方面,上述文章介紹:抖音不僅在自造“明星”領域發揮著優勢,帶動了費啟鳴、斯麥戈、摩登兄弟等人的走紅,在引入明星藝人層面也在持續不斷發力。目前為止已經聚合了Anglebaby、趙麗穎、陳奕迅等頭部明星3000多人。

 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,近兩年來,從娛樂明星到文化名人,正在經歷一波從微博、微信等第一代社交媒體向短視頻平臺的集體遷徙。在劉德華之前,莫言入駐抖音就已經引發輿論注意。

  2020年9月3日,莫言以短視頻創作者的身份,通過抖音短視頻與讀者分享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后的最新作品《晚熟的人》。抖音話題一經上線,瀏覽量于當天突破3100萬次,莫言本人抖音視頻點贊超35萬,書12小時銷量已經突破1.5萬冊,沖上當日抖音話題熱榜。

  當時就有評論認為,“短視頻平臺競爭激烈,除了培養自己的網紅種子選手,在傳統名人的爭奪上也趨向白熱化”。除莫言以外,抖音上還活躍著蔣勛、孟廣祿、孟京輝、馮驥才、馮鞏等作家、戲曲家、畫家、音樂家等。

  例如,京劇名家孟廣祿則是從2018年就當起了“短視頻創作者”,名為“唱京劇的孟廣祿”,個人簽名則寫著:“好好學習,做一個心口一致的老少年!看到京劇希望大家多多轉發!”開號以來,孟廣祿、發布的六十多條視頻中,既有舞臺表演,也有清唱練習,滿足了票友的各種愿望,還展現出了生活中“潮人”的一面。

  知名畫家、詩人、作家蔣勛去年8月份就在抖音開通了個人賬號,一開始的作品就是讓他圈了無數粉的《紅樓夢》系列。蔣勛目前發布了222條視頻,評論量、點贊量都能輕松破萬,點贊量最高的達到七十多萬,粉絲累計405萬,算得上文化名人中的“頂流”。

  作家、畫家、文化學者馮驥才也已入駐抖音,雖然目前視頻作品不多,不過作為中國文壇重量級人物,馮驥才在國內的號召力巨大。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,馮驥才選擇用抖音平臺介紹了自己的新書《藝術家們》,這一模式也在近來成為國內作家們和讀者對話的新模式。

  另外,著名相聲演員、影視演員馮鞏目前也已入駐抖音,其個人號已經聚集了近1600萬粉絲。以劉德華、馮鞏為代表的資深藝人,目前在抖音“明星愛Dou榜”上力壓一眾“90后”“00后”,占據第一、第三。

 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,隨著短視頻領域的競爭趨于激烈,國內各大短視頻平臺在完成用戶數量積累之后,開始普遍發力尋找垂直細分領域。通過改變此前以娛樂明星、社會熱點為主的內容選擇,開始不斷吸收經典文化符號,既有馮驥才、莫言這樣的文化名人走下神壇,加入短視頻創作者行列,也有劉德華、馮鞏這樣的華人社會標志性文化人物參與其中。短視頻的細分領域爭奪,正在進行中。

 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岳懷讓


【責編 付亞男】
微信 掃一掃 關注《延吉新聞網》公眾號
延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延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延吉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

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延吉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更多活動新時代文明實踐

免费黄色片_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_久久久精品热线免费观看_在线v片免费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